騎牆難下

吃不了大刀、BE、私設(不抵觸原著除外)、過度OOC、ABO、生子、性轉、RPS、AU、黑/虐女主;
不時萌上冷CP還挑食,守牆頭待糧還是吃不飽,只好自己動手…

[副八]八爺添丁(上)

被某神回覆炸出來的腦洞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八爺覺得最近渾身不對勁,不時頭暈、身子乏力、老犯噁心,不過氣色反而越發紅潤,還有點發褔;他想大概是秋乏吧,也就沒找大夫。


適逢此時沒客人給他忽悠,副官也不在身邊給他順毛,一下坐不住又睡不著,於是去了解語樓。

齊鐵嘴剛向解九抱怨了一通,已懷孕數月的解夫人就從裡間出來了,解九看了看自己的妻子,然後似笑非笑地盯著他看,盯得齊鐵嘴心裡直發毛,本能意識到此地不宜久留,隨便編個理由逃也似的走了。


齊鐵嘴在解語樓待不了,就去荼毒狗五,這會兒吳家的寶貝正好下了一窩幼崽,五爺心情好,竟然由著他抱怨,還好吃好喝地招待。

可是當齊鐵嘴一邊嗑嘮,一邊嗑了兩斤酸棗後,五爺終究還是受不了;

他這個只啃酸棗,對其他零嘴都不屑一顧的吃法,任誰看了都覺得牙關泛酸。


狗五爺心靈受創,要狗崽兒親親才會好,「齊鐵嘴,無論你是有病還是有喜,都應該找個大夫瞧瞧,回家好生休養。」

「來人!送客!」

齊鐵嘴還沒來得及反唇相譏就被“請”出吳府了,他平日跟狗五鬧慣了,也沒放心上,只想著還沒吃夠呢,乾脆在路上吃些小食再回舖裡;可是還沒走到舖子就開始犯睏,看著舖裡沒客人,便吩咐小滿有客才叫他,自個兒安心的回後院睡懶覺。

到了晚飯時間,副官也回來了,小滿才把八爺叫醒,可他剛站起來,便眼前一黑栽回躺椅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日八爺在副官面前昏倒後,他就向佛爺請了七天假,讓齊鐵嘴親身體會了衣來伸手、飯來張口的日子。

今日副官總算回軍營了,這幾天八爺已被慣得比平常更懶散,身體不願動,但卻管不住腦袋胡思亂想。

想起幾天前迷迷糊糊的時候,老大夫給他把過脈,向副官問了症狀,似乎是說什麼恭喜,還隱約聽到什麼房事之類的話。

又想到副官這幾天以養病為由,把他關在屋裡,還緊迫盯人,不准吃這不准幹那,連去解個手都硬要來扶著。

更甚者連性福都要被剝奪了……不對,八爺絕不會承認想被副官那個,他只是覺得不太對勁,平日巴不得一夜日他七次的副官,竟然七天沒有覬覦他的屁目艮了。


也不是說副官對他沒性趣,他們親暱纏綿時副官照樣被撩得硬挺挺,卻也只在他腿間磨出來,磨得八爺性起幾乎要請君入洞了,對方竟只是幫他擼出來或者嘬出來,愣是沒進♂入♂正♂題。

然後覺得有點餓,摸了摸最近開始微微隆起的肚子,心裡咯噔一下,“張家人的體質不會特殊到這種地步吧……”八爺早已聽說過張家族內通婚的事,而且,他還沒見過張家的女人呢。


八爺覺得繼續躺著胡思亂想也不是辦法,於是叫來小滿讓他準備開舖,小滿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他吩咐做了。

他對自己說道:“不要瞎猜,不要瞎猜,不是懷孕。”然後被小滿從門板上收回的紙嚇懵了。



該紙上書『東主有喜,休息十月』


TBC

评论(12)

热度(35)